首页 » 曝光台 » 正文

走上穷途末路?上岛咖啡加盟商纷纷退出加盟体系

上岛咖啡加盟

近段时间, 上岛咖啡加盟商日子不好过,遭遇麻烦不断:原梅市口店改名为“伴岛咖啡”;胜古家园的一家门店更名为“DEMETER丰收馆”;位于和平里西街的店面也已更名 ······

加盟商退出加盟体系改为自营,在全国范围内不是个例。

公开资料显示,上岛咖啡程度店面从高峰时20家减少至12家,天津从最多70余家降至40家以下。上岛咖啡究竟怎么了?

上岛咖啡加盟商另起炉灶改加盟为自营

今年7月,北京丰台区梅市口路原上岛咖啡店,“伴岛咖啡”的招牌引人注目。工作人员说,他们退出了加盟体系,招牌一个月前就换上了。

上岛咖啡加盟

在这家店面里,除了名字,装修、价格等基本不变,就连上岛咖啡的订餐卡也得到保留。

与“伴岛咖啡”不同,“DDEMETER 丰收馆”虽然退出了上岛咖啡加盟体系,仍保留着老招牌。工作人员说,退出后,他们引入“咖啡邦”服务平台,重新打磨饮品价格和硬件,新招牌正在赶制。

就加盟商退出的情况,记者联系上岛咖啡,但没有得到正面回答。只是了解到,目前一家运营了十年的加盟店正在找下家,现在接手,可省去数十万的加盟费。

上岛咖啡1968年在台湾创办,1998年在海南开出内地第一家门店。上岛咖啡八位股东采取分区经营的模式,但简单的加盟模式让他们只能获得初次加盟费及续约费,无法分享日常经营收益。

在利益驱使下,上岛咖啡各大股东在上岛咖啡的基础上创立新品牌,例如两岸咖啡、迪欧咖啡,与上岛咖啡直接竞争,使加盟商成为了上岛咖啡的顶梁柱。

上岛咖啡加盟商管理失控!

虽然上岛咖啡全国门店挂着一个招牌,但每家店提供的服务不一定相同,甚至连咖啡豆的进货渠道都可以由加盟商自己做主。

正是这种轻管理的松散加盟模式成为加盟商退出的一大导火索。

“只要给钱就行,员工培训、技术支持他们都不管。”伴岛咖啡方面坦言,老板不想再花冤枉钱。“初始加盟费是20-30万,每年交5万-6万元加盟管理费。初始筹备时,全部从上岛咖啡进货,他给的货起码比外面贵一半。”

上岛咖啡方面对此也不否认:“员工培训已很长时间没做了。”这位加盟部经理解释,在正式加盟后,公司会派驻经理、厨师,由经理招聘服务员,人工由加盟商支付。后期遇到问题,公司予以辅助,还可以调整相关技术人员。

至于进货价高出市场价的情况,这位经理表示,上岛咖啡豆从国外集中采购,在上海烘焙,质量较高。由于加盟商是自主经营,公司对于加盟商食材采购渠道约束不严。

此外,还出现过加盟商跑路,消费者充值卡无法使用造成纠纷的情况。上述经理说,合同规定公司不约束加盟店经营,储值卡只能单店通用,公司采取默许态度。但消费者反映,在办卡前从未获悉此类条件。

无药可救了吗?

中国食品商务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认为,加盟费和食材采购是发展加盟的两个赢利点。“如果上岛咖啡的加盟店有自行采购权,说明其加盟体系已经失控。”

在朱丹蓬看来,上岛咖啡近几年始终在吃老本,没有明确的品牌规划和定位。此外,上岛咖啡的目标人群与星巴克、太平洋等咖啡重合性高,当其他竞品不断完善服务、提升店面管理水平时,上岛咖啡显然落后了不止一步。

“咖啡行业不再高速扩张,替代者纷纷出现。上岛咖啡在中国市场已呈现末路颓势了”,朱丹蓬说,“加盟是快速扩张良药,但如何把控这个度,公司治理、组织架构及硬件、门店精细化管理一个都不能落下。”

此前,京东老板刘强东在中欧商学院20周年校庆特别活动上,也拿上岛咖啡开刀,质疑服务行业的加盟模式。“五年之内全国几千家上岛咖啡,老板坐等着收加盟费,但是迄今为止没有做成中国的星巴克。加盟,不用去选店、不用去培训、只要去收加盟费,数钱最简单,但是这种商业模式在中国,有违消费者的利益。”

咖啡业研究员齐鸣认为,前期太成功,让上岛咖啡形成对加盟模式的依赖,陷入如今的窘境。

咖啡时间创始人李伟此前给上岛咖啡开出了药方,首先,商务模式或者休闲模式的定位需要清晰;其次,随着国内咖啡消费持续上涨,三、四线城市可称为下一步发展加盟的重心。

比目编辑自《北京商报》徐慧 张致宁文章。不代表比目观点。

评论 抢沙发

长按复制本页地址发送给好友

http://www.bimuwang.com/restaurant-2703.html

或扫描微信二维码,关注公众号bimuwang01

比目网微信公众号bimuwang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