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 其他 » 正文

中国最牛的三位 创业大佬 凑在一起能说啥?太劲爆!

中国最牛的三位 创业大佬 马云王健林柳传志凑在一起能说啥?太劲爆!

在《对话》15周年的现场,王健林、柳传志、马云三位大佬分别获评15年最全能嘉宾,最任性嘉宾,颜值最高嘉宾。以下为现场话题整理。

王健林:我这15年我自己总结三句话

第一句话,从小到大的15年。

15年前万达还是大连市的一个小规模的区域性企业,正是因为走出来,走向全国,才由一个区域性公司现在变成一个,夸张一点地说成为一个世界级的企业。今年年底,我估计资产会超过1000亿美金,收入也接近500亿美元,做到这个规模,在中国企业,特别是民营企业当中也是名列前茅的。这15年来我们经历了一点点发展、许许多多的挫折,但是我们坚持下来了,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,没有放弃自己的追求。

第二句话,一个不断转型的15年。

15年前万达只是一个单一的房地产企业,现在已经发展成了一个综合性的多元企业。正是央视《对话》开播那一年,2000年,万达决定第一次转型,从住宅房地产转向商业不动产,在那个年代,反对者居多,赞成者居少,因为那个时候房子非常好卖,属于短缺时代。我从我们公司两名员工的重病得到启示,企业将来发展到我们老的时候,还有没有现金流来支撑呢?我就给自己定义,要找到长期稳定的现金流,觉得还是商业不动产这个现金流比较符合这个特点,就开始了我们第一次转型。
历经坎坷,我们当了222回被告,但是打赢了220场官司,输了两次,在不断调整当中,现在万达已经成为全球不动产的第一,从开始进入行业15年,把一个企业变成一个行业的第一,也是不容易的。

2006年,我们开始第二次转型,即从一个纯粹的房地产企业转向文化和旅游。我们刚刚进入电影行业的时候,全国票房不到十亿,投资的时候很多人反对“全国票房不到十亿,就算10%的利润也就1个亿,你每年投资一个亿怎么收得回来。”我给大家讲,为什么你不看到发展100亿收入那一天呢?我说我们来带头。在最低谷的时候我们进入。大家也知道随着万达电影产业发展,万达在电影产业方面,今年或者明年会做到电影产业全球规模最大,我们加上海内外所有从事电影行业的总收入,明年就会到50、60亿美元。

我们有两个设计电影公司上市,这两个公司合起来市值都是1000多亿,差不多相当于从第二到第五的总和,有了梦想,有了对转型的坚持,也能获得成功。

紧接着就是我们始于4年前的第三次转型,从一个国立企业,立志要发展成为一个全球一流的跨国企业。国际化企业实际上分为三个类型:第一,国际业务企业,把产品卖给全世界就叫国际业务。第二,国际化企业,在国外有一点收入,有几个地方有投资,但是在比重上不够。我们所追求的,是成为第三类跨国企业,即不但收入大,而且至少30%以上来自海外。那么,我们的第三次转型,经过现在四年发展,也获得长足进步,现在已经接近2成收入来自海外,再经过4到5年奋斗,希望2020年我们1000亿美元的时候,至少有30%来自海外。所以说我的第二个15年,就是一个不断转型,不断改变自己的15年。

第三句话,是继续追逐梦想,发展的15年。

前两个15年万达已经从小企业发展成大企业,从国立企业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化的企业。接下来这15年,我自己给自己定下目标,就是要永远秉持梦想,秉持奋斗这个精神,继续筑梦,现在也正好国家提出来中国梦,我觉得中国梦就是我们无数企业梦所构成的,我希望我们实现自己的梦想,成为真正的一流的跨国企业。

过去15年,除了自己的奋斗、努力,我们还是要感谢国家改革开放给提供了机会、平台。同时,还要感谢在发展当中给许许多多我们支持的朋友和商家,没有他们的支持和努力,我们也不可能发展成这样子。另外,要感谢央视财经频道,谢谢大家。
现场精彩对谈

15年,最大的变化是什么

柳传志:未来几年有个很大的趋势

互联网对社会的变化之巨大,但我觉得现在实际上才是开始,因为现在的互联网+,主要还是以社会服务为中心展开的业务,当智能设备充分发展起来以后、物联网逐渐成熟以后,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,现在真的是很难说。

还有一点,我相信后面还会有更大的浪潮,就是中国企业的国际化。过去都是外国人到中国来投资做事情,现在是中国到外国投资,未来,中国的企业跟外国的市场的联系会越来越紧。这可能是未来这几年一个很大的趋势。

王健林:最大的变化就是变化之大

最大的变化就是变化之大。就是其实我们对变化已经有预期了,房价高难道没有预期吗?互联网、房价都有预期,只是这些发展的现实超出了我们理论的预计,还有我们对预期的一种展望,发展太快。

马云:其实互联网公司现在也不被看好

我觉得发展速度很快,但我们会发展的更好,变化很快,但是会变化的更好一点。我刚才在想房地产老板不被看好,其实互联网公司现在也不被看好,我们现在也变成破坏那个行业、颠覆那个行业的标准了。

我们不是活在别人眼里,只活在自己心里。我们如果自己都不看好自己,没有人会看好我们。

谈国际化,每个并购都要想到失败的可能性

柳传志:并购过程中最重要的一条是磨合

我们在并购IBM PC以后,当时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相信我们能把这事做好。2009年世界金融危机时,这个企业曾一度到了谷底,2010年以后我们把它管理好,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磨合,中国人和外国人融合在一起,形成一个很好的班子,制定很好的战略。当前我们确实取得过阶段性成功,并购确实成功了。标志是什么?就是把当年我们并购时候营业额由30亿美元提到400亿美元左右。这个利润也大幅度提高了将近10倍。

特别值得一说的是,中国人没有派一个人到欧洲去领导,到美国去领导,但是整个企业的战略是一样的,文化是一样的。说明这个人去打到海外,去领导海外企业,是能够办得成一个很好的国际公司的。当然,这都是阶段性的成功,后边会遇到更大的挑战。

王健林:每个并购都要想到失败的可能性

柳总那个时候他们去收购,时代的背景和现在不同,那时候第一是中国本身公司比较弱小,像联想当时收购叫蛇吞象,我们现在收购是企业的实力、规模发生了变化,有了收购的实力。

第二,现在我们大家对国际并购的熟悉程度加深了,规则运用更加熟知了,所以发生很大变化,现在显得略微轻松,但也不能放松,因为每一个并购你都要想到有失败的可能性。

马云:中国企业到海外必须调整心态

我们到世界不是“征战”的,企业到海外是服务海外,如果你要想“征战”,你一定有阻力,你一定不能融入当地。

中国企业到海外,是去服务全世界,服务当地,必须调整自己的心态。到现在为止,中国企业应该从征服海外变成服务海外,只有这样,我们中国的全球化才有机会取胜。

全球化绝不等于你在国外有机构,有工厂,只能说你在海外有一些工厂业务而已,很多企业并没有海外机构,但它的思想价值观念是全球化的,服务世界,创造当地价值,给当地创造税收、就业,只有这样的企业,即使你今天没有出国,但是你已经具备了全球化的思考,只是一个时间问题。

他们三个怎么看足球

柳传志:国家能授权搞足球很重要

一说到足球,不光是中国企业家,是全中国爷们心中的痛,健林要把这件事做好了,真的功德无量,我回去弄一炉香给你天天点。

懂有不同含义的,不是说懂得怎么踢或者懂得怎么教人踢,要懂得的是怎么搞好足球这个项目,这叫懂,王健林他能到站在一个更高的层次上,从顶层设计一直到下面来,要把这个东西弄明白,这才叫懂。

其实从做足球一直谈到做企业其实是一个道理,坐在这儿如果国家能授权搞好足球的话,这是很重要的,因为第一,就像做企业一样,充满向心力,足球要踢好的话,要有想象力,管好也要有想象力,另外还要有非常强的执行力,执行力本身,我们三家企业都有很强的企业文化,这些东西健林都懂,所以搞好足球应该是大有希望。

王健林:中国足球缺的是制度设计和改变游戏规则

中国足球缺的不是钱,缺的是制度设计和改变游戏规则,我跟柳总真的是属于球迷这种类型的,关于足球我们有多次的交流,有人写过一篇文章,说咱们中国有几个毛病,其中讲到的就是懂得人不一定有权,有权的人不一定懂,有能力不一定有位置,有位置的人不一定有能力。我觉得那句话说得对,就是足球是一个可以说在体育运动当中最复杂的运动,为什么?空间最大,时间也比较长,一百多分钟,甚至要搞附加赛的话,两个多小时,人数参与最多,场上20多个人,所以它是极其复杂的,要搞好,还真的要懂,但是问题是,现在就是懂的人说了不算,马云讲的很对,花了60年的时间,花了那么多钱,中国足球从亚洲一流跌到亚洲三流。

总而言之,足球大家都关心,老柳说光是爷们,其实不是不仅是爷们,还有很多女人也关心,为什么女足世界杯踢得这么好,大家都高兴。问题是如何让我们这些又懂又愿意为之付出,或许还能搞好的人能够来搞,这是最重要的。

马云:为什么不给我们试一试看?

我先辩解一下,中国懂足球的至少几百万人,至少懂足球改革很重要。我们懂零售吗?不懂。我们懂互联网金融吗?不懂。但是也许因为不懂,也许没有纠结,反而能改革。我们爱足球,我们不懂足球,他们太爱足球了,把自己给陷进去了。

我特钦佩王总,我只是捣了乱,他是全心全意投入进去。我问自己有没有这样的勇气,我没有,但是我一定站在背后,帮他一起去改。

所以我觉得我要把这些想法,跟健林说,健林不需要钱。重要的是,我们一起把它干好,想一些不同的方法,足球这么多年了,几十年就是这样,原来的体制搞不好,为什么不给我们试一试看呢?人家60年搞不好,说不定我们16年就搞起来了呢?今天的足球要搞得再坏,也很难了,所以已经是底部了,往上拉挺好,触底反弹的时候到了。

最近,他们在读的几本有意思的书

柳传志:最近正在读高晓松的书

其实读书也有会读和不会读的事,我读的时候能够把自己摆进去。读某些书的时候,把我放在书里面人的位置,去思考,我如果是他会怎么做好,包括读王健林跟马云的书,和读在座各位很多人书的时候,经常会摆进去想他们讲的那个状况,跟我遇到的状况是否符合,这样完了以后就总会有心得。我非常欣赏高晓松,正在读高晓松的《晓说》和《鱼羊野史》。我想跟马云讲,其实好的网络小说比看金庸的小说还有意思,我给你推荐一本《枭臣》,是一个穿越小说。为什么这个书有意思?实际上就是这个人他把他以为的理想社会用现在人的本事,加上古代环境,我觉得比金庸小说好看。

王健林:最近正在读《失去的二十年》

我今年读的书不多,刚刚读了一本日本的书,《失去的二十年》,作者我记不住名字,这个书我读过,为什么重新翻呢?我觉得这三年中国经济陷入困境,看看跟日本20、30年有没有相像的因素,或者能够找到一些预防的办法。这个书出了15年,我等于又重新读了一遍。因为我们两个国家太近了,中国会不会陷入将来的滞胀,看看近邻有没有答案。

马云:有三本书让我受益最深

我已经三到五年没看书了,办公室里放很多书的人,十个有八个是骗子(笑)。但《论语》、《道德经》等书是值得反复看的。

我看书不多,我觉得人一定要看书,但是看得多不等于这个人有知识,有文化。不看书的人也别灰心丧气,刚才柳总讲,有些人天生不会看书,有些人天生不会读书,但是不等于不会干事。社会本身,智商是看书出来的,情商是练出来的。而这个世界注重人们感觉的时候,情商显得更为重要。

我觉得这么多年来最近我看的,重复看,不断看的书,孔子的《论语》,《道德经》,佛家的佛经,这三样东西是我受益最深的,这些是真正人类的智慧。我唯一看完,并且看完很多遍的书那就是金庸小说。我觉得这种给我不断的想象空间,我不舍得再看一遍,看书就是快乐,但是我不看书不等于我不买书,我买了很多,家里放着,我一直期待退休以后慢慢看。

能看书很好,不能看书也不差,别妄自菲薄,人家喜欢看就看。

来源:央视财经

评论 抢沙发

长按复制本页地址发送给好友

http://www.bimuwang.com/other-5624.html

或扫描微信二维码,关注公众号bimuwang01

比目网微信公众号bimuwang01